主页 > Y生活播 >杨顺清新作《独一无二》 紧扣功利社会乱象 >

杨顺清新作《独一无二》 紧扣功利社会乱象

曾拍摄电影《扣扳机》、《台北二一》的导演杨顺清睽违十年推出带有寓言式与写实风格的新作《独一无二》,题材紧扣台湾高房价与炒房乱象,呈现人为了追求名利财富,机关算尽只换来徒劳无功下场。身为基督徒的杨顺清接受本报专访表示,「功利」让每个人面貌都变得一样,摧毁最彻底的就是「爱」,要当独一无二的人,只有在基督里才能完成。

长相一样  人生大不同
《独一无二》故事分成两条叙事线:一线是热炒店小厨阿彦(曹晏豪饰)平时住在建商的样品屋,被房仲与建商的花言巧语鼓动,连奶奶的癌症理赔金也投下去炒房,却一头栽进金钱陷阱里。另一线是经纪公司老闆小于(曹晏豪饰)为追求名利,出卖旗下艺人兼女友和他的创业伙伴后,迎接成功的那一刻赫然发现自己罹患脑癌末期。阿彦和小于这两个原本互不相干的人,因为拥有几乎相同的脸孔,在命运偶然交错的一夜,决定了他们独一无二的未来。剧中故事的荒诞安排,是导演对台湾社会「居住不正义」与「功利至上」的控诉。
杨顺清新作《独一无二》 紧扣功利社会乱象

杨顺清透露,本片灵感源自于25年前柏林影展一场导演聚会中,他的恩师杨德昌跟李安说想创造两个外型相似、但命运不同的男子,分别为银行家与赌场小弟,两人都是在追逐金钱名利中找寻自我,李安还建议找金城武演出。后来杨德昌也开始进行剧本创作,不过没完成他就先去拍了《一一》,于是杨顺清接下恩师这个有趣的概念,十五年后创造出《独一无二》。

杨顺清说,他当时随杨德昌去柏林影展,正逢两德统一柏林围墙倒塌,大家在围墙边抢着捡碎砖,杨德昌却摇头说:「这世界完蛋了。」直到10多年后,杨顺清才真正明白恩师所讲的意思,如果世界运作只以金钱为优先,价值观过于单一,怎幺会有美好的事物发生?对照现在社会现况,资本主义带来贫富差距过大、房市泡沫化等问题,确实也应验了杨德昌当年所担忧的事情。

经历困苦  才能重生
杨顺清说,由于杨德昌之前的构想是银行家与赌场小弟,但他想以自己过去生命经验创作,因此将「一个天真、一个世故」角色职业做些修改,以房仲业和演艺圈为背景。原来,杨顺清在2000年时为了拍片而负债,为了还清债务,他听从一位朋友建议投资房地产,因买进时机正逢SARS期间房市景气低迷,他一年内三次短进短出,就迅速累积财富还清了债务。

杨顺清说,当年他还清债务后,却觉得自己不该光靠投资房地产赚钱,「如果人没有踏实的工作,会变得功利、没有目标,同时这样也不公平和正义。」所以他选择回到电影圈工作,但从此也对于台湾炒房现象特别敏锐,看见有钱人宁愿挑风险低、获利高的房市进场,也不愿冒险投资新创产业,使得台湾产业停滞,年轻人的发展受到限制,不敢追求梦想,只能在投机的漩涡中迷失打转。这些乱象让他开始构思拍摄一部反讽社会现况的电影。
杨顺清新作《独一无二》 紧扣功利社会乱象

至于片中讨论到现实功利部分,杨顺清解释,之所以会把男主角职业改成演艺圈经纪人,除了他对金融圈不熟悉外,另一部分是熟知演艺行业变动大,任何小模都有可能一夜成名,所以许多人不惜代价拿心灵身体作赌注,甚至变得世故才能存活,只为了出人头地那一天。然而吃下慾望之果要付出代价,如同剧中女主角安安走红后变得更痛苦,虽然所有的人都爱她,但对于经纪人的付出是真爱或是假爱感到困惑。杨顺清说,他想表达的是,每个人都像夏娃被慾望驱使偷吃禁果,即使最后必须付出代价,但经过一些困苦与折磨,人才能重生。

什幺才是人迷思在功利社会的解药?杨顺清在片中隐约给了解答,如同剧中经纪公司老闆小于与房仲老闆胡哥机关算尽的结局是全盘皆输,他想表达的是人最渴望的其实是爱,但每一个人必须经历善恶、尊贵与卑微、美丽与丑陋才能走向爱中,如同基督在十字架钉死,预表人先走向痛苦或死亡才能获得新生。因此他说,死亡的结局不见得是人生终局,恶有恶报,乃是彰显人只要被「善」唤醒,就能因「爱」得救,「继续活在恶里,才是比死亡还糟糕的事。」
杨顺清新作《独一无二》 紧扣功利社会乱象

不怕失败挑战  信主有倚靠
去年底受洗的杨顺清说,虽然《独一无二》是在他受洗前就拍了,但创作内容仍加入不少基督信仰意涵,因为一般电影剧本都是走向因果论,但他在这部片加入大量「随机」的元素。他认为我们所处世界看似是因果,但充满未知的变数,彷彿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掌握,正如从上帝的视角看世界,「祂有祂的安排,我们就是罪人。」杨顺清说,他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想起自己的从影历程正是这样被神带领,就是这样的相信,让他面对不断的挫败也愿意挑战下去。

谈到认识基督信仰的契机,杨顺清说,因为妻子童年时候就信主了,他在婚后也一起去教会,虽然这八年他很爱去聚会,也喜欢跟弟兄姊妹分享,却迟迟没有受洗的念头。直到去年某一天在慢跑时,想到从事电影工作历程受到很多人的帮助,当下很感动,但心想要感谢的人太多了,将所有荣耀都归给上帝,于是就决定受洗了。重获新生后又更想了解这个信仰,因此时常研读圣经的话语,对人生的看法也更加豁达。

杨顺清说,他从大学毕业后就踏进电影业,历经国片票房低迷、赔钱等低潮,但他还是一直蹲低匍匐前进,「我不会去执着为何我这幺努力却未名利双收?为何拍的电影票房不够好?」过去的挫败他视为试炼,是创作者的养分,甚至觉得太容易成功反使人败坏受诱惑,如今直到51岁还能拿到资金继续拍片,杨顺清深以为完全是上帝眷顾。「每天的饮食上帝为我预备,我不爱拍商业电影,而神竟也眷顾我拍摄有意义的电影,也让年轻人能接触这个行业,我已经很幸运了。」

《独一无二》于3月11日起上映。

相关推荐